蚌埠籍的护士姐姐,我是刘安权,你在哪儿?

蚌埠籍的护士姐姐,我是刘安权,你在哪儿?蚌埠籍的护士姐姐,我是刘安权,你在哪儿?

标准

安徽徽姑娘

关注

汶川地震的伤痕已慢慢愈合

但真情从未随时间消散

今天(22日),一则“小伙儿欲寻

汶川大地震时的护士姐姐”的消息

登上社交媒体的热搜��

引发众多网友关注这位小伙儿为何要寻找

已经13年未联系的护士姐姐?

这位姐姐跟他之间有何故事?汶川地震中

这位姐姐带“小男孩”走出阴霾

2008年,当时才11岁的刘安权

还在四川省绵阳市北川县上小学四年级

汶川大地震中,刚做完眼保健操的他

被垮塌的教学楼压住

后被老师救出,捡回一条命

但右腿出现骨折

刘安权告诉总台记者

一开始,自己在绵阳就医

后又转院到成都

当时,他的腿已经出现严重感染

“医生说再晚来几天,可能就要截肢了”

在成都治疗过程中

当地医院地震伤员不断增多

刘安权又于5月下旬

被集中转移到了江苏镇江的江滨医院

在这里,他结识了一位

让他印象深刻的

安徽蚌埠籍的实习护士姐姐△刘安权在江滨医院的病房

刘安权说,当时地震给自己的

心理状态造成了很大的影响

情绪很低落

这位蚌埠籍的护士姐姐见状后

不停地开导他

想办法逗他开心

有时候还推着轮椅

带刘安权去附近的公园散心△刘安权住院期间

除此之外,这位护士姐姐

还把自己的mp3借给他听

其中,一首当时很流行的

歌曲《老人与海》

让他记忆颇深

“她还会给我买零食”

回想到这里

刘安权轻轻地笑出了声

但马上语气又陷入沉重

“我当时年龄比较小,不懂事

现在回过头想一想

她当时是实习生,大概十八九岁

可能也没有多少钱”

在护士姐姐的帮助下

当时年幼的刘安权

逐渐走出了地震的阴霾离别时泪流满面

这张最后的合照太扎心

经过医护人员的悉心治疗

刘安权到了康复出院的日子

许多人赶来送别

其中也包括那位蚌埠籍护士姐姐

当时,护士姐姐依依不舍地摸着他的头

大家都早已泪流满面

这张流泪的照片也成为了

他和护士姐姐的最后一张合影△轮椅上的男孩为刘安权,轮椅后的红衣女孩为他正在寻找的护士姐姐

离开时

护士姐姐把自己的mp3��送给了刘安权

还给他留了自己的电话号码��

约定了要保持联系

刘安权回到四川

护士姐姐仍牵挂他的伤情

互相通了几次电话

但后来,在重建房子时

因为东西太多搬来搬去

刘安权不小心弄丢了电话号码

也和护士姐姐失去了联系护士姐姐,你在哪儿?

2018年,汶川地震10周年时

汶川地震中的心理援助医生“吴妈妈”

来北川看望刘安权

给了他那张和护士姐姐临别时的合照

看着这张合照

不少过往涌上他的心头

不知道当年的那些医护人员们怎么样了?△2018年,刘安权(左二)与妻子、父母的合影

在想办法联系到江滨医院后

他对当时帮助自己的好几位医护人员

通了电话,表达了谢意

“但那位实习的护士姐姐

不在这个医院了

她的名字我也不记得了

只记得她很爱笑

老家在安徽蚌埠”

后来,他还在网上发过寻人帖子✍️

但始终没能

找到当年那位护士姐姐

13年时光悄然溜走��

如今的刘安权

在绵阳从事汽修工作

当年的小男孩已经成家��

有了美丽的妻子和可爱的孩子
网站免责声明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只供参考之用。 本网站及其雇员一概毋须以任何方式就任何信息传递或传送的失误、不准确或错误对用户或任何其他人士负任何直接或间接的责任。 本网站在此声明,不承担用户或任何人士就使用或未能使用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或任何链接或项目所引致的任何直接、间接、附带、从属、特殊、惩罚性或惩戒性的损害赔偿(包括但不限于收益、预期利润的损失或失去的业务、未实现预期的节省)。 本网站所提供的信息,若在任何司法管辖地区供任何人士使用或分发给任何人士时会违反该司法管辖地区的法律或条例的规定或会导致本网站或其第三方代理人受限于该司法管辖地区内的任何监管规定时,则该等信息不宜在该司法管辖地区供该等任何人士使用或分发给该等任何人士。用户须自行保证不会受限于任何限制或禁止用户使用或分发本网站所提供信息的当地的规定。 本网站图片,文字之类版权申明,因为网站可以由注册用户自行上传图片或文字,本网站无法鉴别所上传图片或文字的知识版权,如果侵犯,请及时通知我们,本网站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删除。 凡以任何方式登陆本网站或直接、间接使用本网站资料者,视为自愿接受本网站声明的约束。联系QQ515827934